观点OPINION

别等文件啦!油气改革就这三个方向有机会

 2016年12月16日 10:18

一路走来,油气体制改革始终牵动业内和市场的关注。在油气体改改革的《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未出台的情况下,油气改革依然以国企改革、价格改革的形式在推进,从油气企业的动作也可窥见体制改革的趋势。

 

 

【无所不能 文丨张旭东】油气体制改革方案出台在即,种种迹象显示主管部门将在年底前出台《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


 
国家能源局、国土部官员都在不同场合透露,油气改革的文件已经制定妥当。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赵龙近期在介绍《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时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将依据油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稳步推进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逐步放开上游勘探开发市场,引入社会资本。


 
这显示油气体制改革方案已经在涉及的部门内有讨论过等待公布的版本。此外,国土部牵头2015年曾经在新疆进行上游常规油气田探矿权招标试点。涉及矿权的改革由国土部负责。


 
一路走来,油气体制改革始终牵动业内和市场的关注。在油气体改改革的《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未出台的情况下,油气改革依然以国企改革、价格改革的形式在推进,从油气企业的动作也可窥见体制改革的趋势。


 

━━━━━
辅业分离专业重组

 

我国的石油天然气改革起步早,最近的一次发生在1998年国企改革大潮中。1998年之前,我国先后成立了四家国家石油公司,分别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以及中国新星石油有限责任公司。


 
1998年的改革,重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2000年3月,新星石油公司整体并入中石化集团。同时,因为当时油价处于低位,伴随当时启动的国企改革,大批从业者被分流、买断工龄等,主辅分离已经进行过一轮。


 
此后随着石油价格回升并逐渐高企,石油企业迎来了春天,并借助资本市场进行运营规范,一路高歌猛进。但此轮油价下跌从100美元/桶最低跌至30美元以下,国内石油行业多年积淀的问题开始显现。主辅分离再次进入企业视野。


 
中国石油集团以“三供一业”分离移交试点单位的形式进行,从年初就开始在下属单位拖动。其中西南油气田矿区业务仅11月份就有2个规模石油小区物业移交工作全面启动,1个石油基地、1个石油农场与属地政府达成移交初步意向。


 
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在12月初的改革管理工作会议上,也提出2018年完成供水、供电、供热、供气及物业管理(“四供一业”)的移交,2020年完成所有其它办社会职能的分离移交。


 
由于石油勘探通常位于偏僻地区,所处地区的社会服务水平不高,一般都有基地的概念,基地提供员工生活方方面面的保障,吸引新人加入。久而久之,形成一批教育、医疗、运输、生活服务等资产,此次将移交出去。


 
此外,低油价还显示出钻探能力的过剩。中石油已经在公司内部执行专业化重组,打包后实现证券化。国研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郭焦锋研究员分析,国企改革要实现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转变,未来专业化重组后可以对外引资,总部主要负责资本运营。


 
但这一改革在不同油区影响不同。改革难度目前还没有明晰的评估,有些地处偏僻,地方服务水平差的油田基地,员工倾向于公司继续提供价格低的好服务,而不愿意付高价造成变相收入下降。


 

━━━━━
管网独立大势所趋


 
虽然成立国家管网公司的建议据称已经不在油气体制改革方案中,但管网分离、网运分开确实是大趋势。中石油规划总院副院长韩景宽认为,大方向是管网分离,中石油正在进行的管道和销售分离,组建天然气销售公司和5大区域公司也是为了顺应这一趋势,完成后管网将更有效被监管。


 
中石油内部进行了天然气销售体制改革。中石油的天然气管道里程、供气量都占到国内市场超过70%,中石油在天然气领域的改革就相当于整个改革。


 
具体而言,中石油天然气销售体制改革对天然气销售业务实行“天然气销售分公司—区域天然气销售分公司”两级管理架构。天然气销售分公司负责公司天然气业务的管理和运营,按直属企业管理。


 
组建北方、东部、西部、西南、南方5大区域天然气销售分公司作为其所属机构,按分公司设置。区域天然气分公司下设省级代表处,作为其派出机构。原先在各区域管道公司的天然气销售业务从管道公司剥离,并入天然气销售公司。天然气销售体制改革是为了应对天然气改革网运分离,运输和销售分离的方向。


 
此前,三桶油还先后公布了符合条件的管网基础设施公开信息。管网将向第三方开放。未来管网将成为基础设施,促进上下游的互动,非石油央企的油气都可以通过管网进行便利运输,激活市场。


 
管网独立和分离的方向,还得到价格改革的大力支持。今年8月末以来,国家发改委陆续发布《关于加强地方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降低企业用气成本的通知》、《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关于明确储气设施相关价格政策的通知》、《关于推进化肥用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关于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等一系列政策。


 
这些政策逐步清理管网定价的历史遗留问题,为价格市场化创造条件。尤其是管输环节定价成本监审,将摸清管输价格,消除不相关成本。也为未来独立的管网公司提供可操作的路径。目前省网公司的管输费普遍不够规范,高于主干管网,未来将拉平差距,逐渐过渡到平均费率。


 
普遍预期,经过成本监管和石油央企内部重组,管道独立、以何种形式运作的问题将水到渠成,即使到时成立独立的国家管网公司,也将更容易操作。所以,眼光要放长远,思考如何应对未来的管网独立。
 

━━━━━
上游开放机会渐明


 
油气上游开放筹划许久,已经在非常规天然气的煤层气、页岩气领域进行尝试。煤层气和页岩气的价格放开,页岩气已经进行过两轮招标,第二次招标进入的企业都不是油气企业。当然,页岩气招标的2012年后,到2015年3年期满并没有取得预期的进展。


 
油气的上下游开放需要联动才有效果,单纯的上游开放受到管道掣肘,无法实现市场定价。当然已经进行的试点聚焦在探矿权,中标企业需要承担的风险更高。且配套的管道和价格改革没有同期推进,也影响了上游开放的效果。


 
2015年,新疆进行常规油气区块的公开招标。但其主要区块地处偏僻,品质较差,加之油价在底部区间,并没有引起大的反响。但上游开放成为趋势。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赵龙近期在介绍《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时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将依据油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稳步推进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逐步放开上游勘探开发市场,引入社会资本。


 
《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提出:依据油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按照“放开市场、盘活区块、激发活力、加强监管”的思路,加快新疆改革试点及其经验总结推广,稳步推进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机制改革,逐步放开上游勘探开发市场,引入社会资本,加快勘探开发进程。


 
完善勘查区块退出机制,促进区块流转,建立进退有序的勘查开采市场,激活勘查潜力。健全油气地质资料公开和共享机制,建立油气资源动态监管信息平台,向社会公示矿业权信息、勘探进程和勘探开发方案。


 
新疆能源改革试点还提出,会通过地方政策加快能源改革。可能会在采矿权一块,推动难动用储量进入市场,进一步激活社会资本投资。未来新疆的经验将会在全国推广,上游将有更多参与者。不过,上游风险高,开放的效果需要中长期评估。新疆地方政府也有一些措施,曲线引民资进入一些成熟油田和合作。
 


在此前国内上游开放政策不明的情况下,国内资本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南美、中亚等地曲线进入上游,国内开放后,这些在国外积累上游经验的企业可以进入国内上游,活跃上游勘探开发。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 微信公众号

    caixin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