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NEWS

发改委:已安置近70万去产能职工,企业宏观税负总体不高

 2017年01月11日 16:44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介绍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关情况

【无所不能 文|憨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上午10时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介绍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会上针对广泛关注的去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问题,最近讨论热烈的中国企业税负问题,外企在华享受特别优待的说法,以及去产能导致煤炭、钢铁价格上涨的问题,徐绍史都一一做了回应。

 

已安置近70万去产能职工

 

徐绍史在会上提到,去年去产能的年度任务已经提前超额完成,钢铁去产能目标4500万吨,煤炭去产能目标2.5亿吨,这些产能涉及到重新安置职工。煤炭2.5亿吨的产能涉及到62万职工,钢铁4500万吨的产能涉及到18万的职工,到去年年底安排的职工已经接近70万。

 

从企业来说,兼并重组改善了企业运营情况。产煤大省山西,拖欠职工工资大幅度下降,资产估值大幅度上升。

 

企业税负高吗?

 

针对近期引发广泛关注的中国企业税负问题,徐绍史在回答央视记者提问时表示,他认为“我们国家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

 

他表示,针对这个问题,财政部、税务总局分别从税制改革和税负构成角度作了分析和回应。财政部、税务总局的结论是,我国宏观税负水平总体上并不高。他赞成这个结论。

 

“税负问题可以从更多角度来看,比如说,既要看到绝对成本,也要看到相对成本;既要看个案,也要看总体;既要看成本竞争力的指数,也要看构成指数的具体数值,总成本当中还有分项研究和分析,这需要做客观科学的分析来比较,全面考虑上述这些因素,”他解释道。“一些个案有其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

 

同时他表示,发改委非常关注企业诉求,通过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的成本。2016年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收入当中的成本同比下降了0.14元,主营业务收入的利润率同比提高了0.26个百分点。

 

粗略估算,去年发改委降低企业成本1万亿左右。主要包括:一是减税降费。去年开始全面推进“营改增”,2016年为企业减少税负5000亿左右;涉企收费,通过清理,特别是进出口环节的涉企收费,银行卡刷卡的收费定价机制等等,涉企收费大概减少了560亿。

 

二是企业用能成本大数减少了2000亿。通过电煤价格联动,输配电价改革,鼓励电力直接交易,完善两部制电价等等,减少企业成本1000亿左右。另外,去年降低非居民用气的天然气价格,企业用气的成本减少了1000亿。

 

三是利息负担下降。去年1—11月份大数利息减少了787亿。

 

四是物流成本,通过航道疏通、枢纽互通、江海联通、关检直通四大畅通工程,公路甩挂运输、无车承运人等措施,整个物流成本降低了350亿左右。

 

还有一项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去年全年取消了13项行政审批,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取消了152项,职业资格行政许可取消222项,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192项,实施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查处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案件等,制度性交易成本实际上有所下降。

 

外企享受特殊优待?

 

有记者提问,中国政府是否给予了外国企业在华公司超国民待遇和补贴?徐绍史表示,对有些产业和企业一些政策的支持是很正常的,但对外资、对民资、对国资,是一视同仁的。这涉及到统一开放和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问题。

 

“我们作为世界前列的引进外资的国家,一直致力于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不存在某一个国家、某一类企业特定的’超国民待遇’,”他强调。“当然,我们对有些产业、有些企业给予一些政策的支持,我觉得这也正常,也符合国际惯例,国际上很多国家也是这么做的。”

 

他进一步表示,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刚刚通过《关于扩大开放积极利用外资的若干措施》,即将印发。文件提出20条措施,未来会进一步开放市场,进一步引进外资,而且会在统一开放、有序竞争的制度环境和市场环境上下更大的功夫。

 

去产能导致煤价上涨?

 

对于去产能带来的钢铁煤炭价格上升,徐绍史承认价格上涨情况存在,并将原因归纳为四点:前期超跌;库存回补;主动减产;政策预期。

 

“去年钢铁、煤炭去产能过程当中,我们一直跟踪、分析、研判其价格变化,价格的波动还是比较大的。去年钢铁的价格指数,年初只有60左右,到了下半年,特别是四季度,价格指数上升到100左右,价格也有比较大幅度的上升。四种钢材的平均价,高线、螺纹钢、冷轧薄板、中厚板四种钢材,年初的价格也就是每吨2200多块钱,到年底的时候达到3800元。煤炭更是这样,煤炭年初的价格也就是370元每吨,到下半年一度突破680,到年底还是在600上下波动,所以价格影响确实是比较大的。”徐绍史说。

 

他进一步解释了四点原因。一是前期超跌,即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价格超跌;二是库存回补,由于经济运行比较平稳,企业需要回补库存;三是主动减产,钢铁和煤炭企业根据去产能的需要,压缩了产量;四是政策预期,企业觉得去产能力度在不断加大,可能供应量会减少,价格可能回升。

 

除此之外,他认为还有其他因素影响价格。如去年上半年的发电量增速只有1%,7—11月份,发电增速达到6.8%—8%。发电量增加导致电煤需求增长,加剧了煤炭市场供需矛盾。另外还有运力影响,公路治理超载、超限,铁路运力变化,以及去年10月份之后大秦线检修,都影响了煤炭运输。还有期货市场影响,去年10月份之后一部分资金流到了期货市场,拉高了煤炭价格。

 

问题出现后,发改委采取了多项措施。一是有序地释放高效的先进产能,增加产量。二是引导煤电企业跟煤炭企业签订长效的协议或者合同。三是规范煤炭价格指数的编制和发布,正确引导预期。四是规范煤炭的经销活动,强化铁路的运输保障。

 

徐绍史表示,今年去产能的要求会更高,“三去一降一补”任务会更重,压力也会更大,发改委正在编制2017年钢铁煤炭去产能方案,春节之前方案就会公布。

 

欢迎关注无所不能微信公号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 微信公众号

    caixin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