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NEWS

辩护时间:为自备电厂“摘帽”!

 2017年08月10日 10:45

通过辩护让陪审的读者,看看自备电厂是“罪有应得”,是“莫须有”,还是“另有隐情”。

 

【无所不能 文|应赛】上一回梳理了自备电厂的“七宗罪”,即不交“税”、不付费、不合规、不达标、不低调、不认错、不逢时。(《“七宗罪”在身,自备电厂路在何方?》)

 

有些读者认为这是在给自备电厂扣大帽子,有些自备电厂人士看完也是觉得“六月飞霜”心里拔凉。

 

为示公正,这一回给自备电厂一些辩护时间。通过辩护让陪审的读者,看看自备电厂是“罪有应得”,是“莫须有”,还是“另有隐情”。

 

进入正式辩护之前,先通过两个例子说明一下本系列文章所讨论的问题,其实还是古老的话题,只不过长出了新特点。

 

 

捕蛇与养蛇

 

多数人应该还记得高中语文课本里有一篇柳宗元的《捕蛇者说》,其结尾如下——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我们的邻居印度,也有一则与蛇相关的例子——

 

在英国殖民时期,印度曾出现眼镜蛇肆虐的问题。为此,英国总督颁布法令,百姓提交一条死蛇,当局奖励一卢比。结果,印度人开始大规模饲养眼镜蛇,而蛇灾却没有得到缓解。

 

柳宗元笔下的异蛇,也叫五步蛇,相传人被咬伤,不出五步即死。五步蛇是一种“烈蛇”,在被逼捕得无路可走之时,会调转“尾利钩”,破腹自杀。想必当时的老百姓不是不知道养蛇抵税,估计也是因为五步蛇没法养只好作罢。相较之下,印度老百姓还是幸运的,完全可以养蛇致富,大发蛇灾之财。

 

不管是通过苛捐杂税,还是通过奖励补贴,古今中外政府对黎民百姓的影响都是非常大了。但古代农业社会,政府直接与老百姓互动;而现代商业社会,重农抑商已经成为过去时,政府更多的是直接与企业互动。因此,企业成为“载舟覆舟之水”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也就成了这个时代的主要议题之一。

 

 

整体与局部

 

了解清楚大背景,我们再进入正题。不交“税”、不付费、不合规、不达标,围绕的都是自备电厂企业与政府的关系。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审批手续、环保能耗标准自然都是政府各个部门的管理范围。电网的系统备用费表面上是电网企业的事儿,但是我国电网企业的央企性质意味着系统备用费同样与中央政府有关。因此,这四项均是自备电厂企业没有处理好与政府的关系所导致的问题。

 

至此,看官想必要喷,企业哪有那么笨!那么笨的企业早活不下去了!

 

确实如此,自备电厂企业不是不会处理与政府的关系,真正难以处理的是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双重关系。政府分中央和地方,思考这种整体和局部的关系,想必唯物主义辩证法已经交给我们很多方法了。当局部和整体利益一致时,自备电厂是不构成问题的。但是,一旦局部和整体发生冲突,自备电厂企业要在两者之间进行平衡。利益平衡才是真正的难题。

 

 

适应与淘汰

 

再看后三项“罪名”,不低调、不认错、不逢时。经济衰退的时候,盈利相对好一点的企业都会成为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想低调估计也做不到。至于反省自身的错误,自备电厂企业如果权衡之后选择了满足局部利益优先,那么自然会打心底里呐喊“何错之有”。

 

这其实是站队问题,因为没有以整体利益为先,所以招致中央的不断批评。最后,不逢时,意味着生产力不再符合当下的生产关系,自备电厂不提高生产力去适应新的生产关系,自然难以继续过以往的好日子。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清洁低碳是大势所趋。别说是小小的自备电厂,航空母舰一般的国有大型煤电企业,还不是一样需要痛苦地转型升级。

 

真正强大的企业,必须熬过寒冬里的严酷,必须挨过黎明前的黑暗。这是优胜劣汰的竞争法则选择优秀企业的方式,自备电厂渡过了最坏的时代,才能进入最好的时代。

 

 

结语

 

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企业需要不断调整与政府(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适应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自备电厂的“七宗罪”,反映的只是调整和适应过程中暂时出现的问题。自备电厂企业能否处理好关系、适应新环境,决定了未来是“上天”还是“入地”。

 

这一回为自备电厂提供了一点辩护的时间,也认清了关键问题出在哪里。至于如何解决问题,自备电厂会遭到怎样的“判罚”?敬请期待下回分解。

 

欢迎关注无所不能公众号:caixinenergy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 微信公众号

    caixin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