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NEWS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待光伏平价上网

 2017年08月31日 12:02

用户侧已经平价上网,发电侧还有多远?

 

【无所不能 文 | 行琛】最近很火的“我们是谁?”体光伏人版:

             

              

 

想必这张图在戳中大家笑点的同时,也戳中了光伏人的痛点。

 

提起补贴,搞光伏的朋友可以说是一把辛酸泪。本来指望着赶一波新能源浪潮发一笔财,顺便为人类做一点贡献,结果却被拖欠的补贴套牢了。而今天要说的,是和补贴紧密相关的一个话题—--平价上网。

 

630抢装潮过去后,从7月1日起,三类资源区的新建光伏电站上网标杆电价下调为0.65、0.75和0.85元每度,比2016年大幅下调了0.15、0.13和0.13元每度。发改委每一次下调的电价都是新核准开发商少拿的补贴。而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逐渐扔掉光伏企业补贴的“拐棍”,尽快实现平价上网。

 

用户侧已经平价上网

 

有别于风电的是,光伏平价上网可分为发电侧平价上网和用户侧平价上网。

 

所谓用户侧平价上网,业内一般比较认同的说法是光伏(大型或户用)上网电价等于销售电价。不过笔者个人觉得这样的平价实际没有比较价值,真正的用户侧平价应该是指用户侧发电成本等于销售电价。拿分布式户用光伏来说,如果居民屋顶光伏的发电成本低于从电网买来的电价(即居民销售电价),这种情况下即使去掉补贴,自发自用依旧比从电网买电更划算,光伏发电便真正具有了市场竞争力。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分析,95%的中国家庭支付的屋顶光伏发电零售价格在每度电0.3986~0. 7309元之间,而中国户用光伏发电项目的最低度电成本为0.4651元每度,大多数该类发电项目的度电成本0.4651~0.9302元之间。

 

数据来源:BNEF

 

从图中可以看出来,度电成本(LCOE)很多一部分是和居民销售电价重合的,也就是说这一部分其实是实现了平价上网的。

 

地面大型光伏电站的度电成本通常低于分布式光伏,要实现所谓的平价上网应该比分布式更容易。

 

中国从2015开始年实行领跑者计划,参与领跑者项目的开发商通过竞价进行投标,中标进入领跑者项目的电站可享受优先并网与电费结算权。2016年包头1GW领跑者招标时,有企业报出了0.52元/千瓦时的低价,20多家企业的平均报价为0.61元/千瓦时。

 

更有甚者,之后乌海市的领跑者竞标中出现了令业界跌破眼镜的0.45元/千瓦时的超低价。而当时内蒙古西部的一般工商业电价为0.68(不满一千伏),0.63(1-10千伏)和0.57(35-110千伏)元/千瓦时。可见领跑者计划中参与的企业已经基本具备了用户侧平价上网的能力。

 

有人会反驳:领跑者项目属于竞争性项目,企业为了争取到名额会采取恶意竞标使得竞标价压得很低,项目不具有代表性。可是要注意,企业为了不亏损,即使是再恶意的竞价也不会出比成本更低的价,因此如果从成本的角度考量,依然可以说用户侧已经实现了平价上网。

 

公众号智汇光伏之前在文章《关于光伏项目试行去补贴的建议》中做过计算,在目前光伏系统为7000元/千瓦的造价水平下,几乎全国所有地区的度电成本都低于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当造价到达5000元/千瓦时,几乎大部分地区的度电成本都低于当地的大工业销售电价;在资源好的地区可以有一定利润。目前,部分项目的EPC投标价格已经在5500元/千瓦以内。

 

发电侧还有多远

 

发电侧平价上网指针对地面光伏电站,指其标杆上网电价等于或小于当地的脱硫燃煤标杆电价。

 

目前全国各地区的燃煤标杆电价从0.26元/千瓦时到0.44元/千瓦时不等,即使是电价最高的湖南地区的0.44元/千瓦时,也远低于最低的光伏标杆电价。

 

虽然还不及燃煤电价那么低,但实际情况已经比预想中的乐观多了。根据发改委在2015年下发的《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中的预想,到今年光伏标杆电价将下调为0.82、0.89和0.96元/千瓦时,而实际上今年的价格已经下调到了0.65、0.75和0.85元/千瓦时。

 

技术的进步自然是成本下降的主要推动力。而对于目前中国的光伏产业来说,“非光伏成本”正在左右光伏平价上网的进程。中国光伏产业的规模已经是世界最大,形成了成熟的上下游产业链,在技术改进及上游制造业成本下降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的光伏上网电价却高于国际平均水平。

 

今年5月底,晶科能源中标的阿布扎比光伏发电项目电价已经低至0.167元/千瓦时。同样的组件同样的开发商,在国内达到0.4元/千瓦时就是“令人震惊”,在国外却可以轻松达到低得多的价格,这反映了我国光伏产业环境中还存在着高昂的“非光伏成本”。这其中包含着用地成本高,融资成本高贷款难,企业要负责出钱完成电网接入以及税费优惠难享等因素。

 

去年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在接受采访时信心满满地表示,2025年实现发电侧平价上网无压力。而从现在的形势看,如果能够尽快扫清“非光伏成本”障碍,在2020年就实现发电侧平价上网也不是不可能。

 

中国特色的标杆电价机制

 

由政府出文制定标杆上网电价,这是中国特有的电价机制,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存在这种电价机制。这是多位业内人士对笔者表示的观点。由于中国电价机制的特殊性造成了我们对于平价上网的理解和电力市场化的国家大相径庭。

 

“在我国,只要光伏上网标杆电价等于政府给的一个数(燃煤标杆电价)就算是平价上网了,而在一个存在现货交易的市场化电力体系中,平价上网意味着去掉补贴后可再生能源依旧拥有成本竞争力。”龙源电力的副总工程师陆一川如是说。

 

今年5月,能源局组织开展了风电平价上网的试点工作。很多人评论说,这是风电平价上网的一小步实践,再加上风电补贴强度小于光伏,业内普遍的说法是风电会先光伏一步实现平价上网。

 

可是等于标杆电价的平价上网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平价上网吗?

 

其实说白了,以两个标杆电价去评判可再生能源是否平价上网,对比的还是两种能源在价格上的竞争力。风电和光伏,谁先把补贴扔掉与燃煤电价“硬碰硬”,就意味着谁的竞争力强。照这样的思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待平价上网,其本质是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风电与光伏哪个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强,哪个就先实现平价上网(我知道有点绕,欢迎来信跟我一起绕)。

 

那究竟哪个竞争力更强呢?拿华北地区来举例子,华北地区风电大部分时间是反调峰,即夜里风大白天风小,而光伏自然是正调峰。在白天电力需求较大,则光伏更占优势,可以通过竞价(电力现货市场存在的情况下)拿到更高的上网电价。

 

“事实是,如果将来开放了日现货市场,华北地区白天是看不到0.6元/千瓦时以下的光伏上网电价的,而现在已经出现了0.6元/千瓦时甚至更低的光伏上网电价了,所以光伏已经实现了平价上网。”陆一川举例说。

 

我们看待平价上网的问题,不仅应从技术的角度去考虑成本如何下降才能使上网电价等于燃煤标杆电价,还需要从市场的角度去考虑平价上网的本质,而后者往往能更好地反应出一个健全的电力市场背后的逻辑。

 

欢迎关注无所不能公众号:caixinenergy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 微信公众号

    caixin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