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NEWS

煤电湿法脱硫:雾霾的锅我不背!

 2017年09月25日 15:42

最近比较热的争论是,有专家持续在文章中提出,煤电湿法脱硫烟气中含有可溶性的硫酸盐颗粒物,这才是是导致雾霾的元凶。

 

无所不能 文| 豌豆】“很多电力工程师和我说,他们很委屈”,在19日召开的煤电清洁发展与环境影响发布研讨会上,环境保护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刘炳江司长这样提到。

 

 

一提起环保、雾霾,煤电总是被埋汰的一方,仿佛他们身上永远戴着一顶脏帽子,人人都想要划清界限。

 

 

最近比较热的争论是,有专家持续在文章中提出,煤电湿法脱硫烟气中含有可溶性的硫酸盐颗粒物,这才是是导致雾霾的元凶。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很多专家和业内人士对此观点不认同。

 

 

当天发布会上,中电联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表示,中国选择湿法脱硫工艺是全世界环保工程师几十年研究、实验、检验的结果,是从效率、稳定性、副产物处理上作出的整体考虑,而不是几个人拍脑袋决定的。

 

 

 
 
 
 
 
 
雾霾这锅,湿法脱硫不背

 

 

前不久9月1日,刚入秋北京便遭受了雾霾袭击。当日晚间21点,北京PM2.5的浓度为179微克/立方米,达到了重度污染。

 

 

从8月29日到9月2日期间北京PM2.5构成中有40%左右的硫酸盐,但是9月1日当天北京空气中二氧化硫浓度很低,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这样介绍道。

 

 

众所周知,燃煤烟气大规模脱硫,能使大气中二氧化硫浓度降低,在大气中合成的硫酸盐应该也会大大降低。可是,大气中这么多的硫酸盐是哪里来的?是不是目前脱硫效果并不理想造成的?

 

 

这次雾霾引发了业界不少争论,有观点一口咬定是因为湿法脱硫工艺产生了大量极细的硫酸盐,排放到大气中。

 

 

煤电烟气中的主要大气污染物是颗粒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所以污染物减排的主要任务就是除尘(去除颗粒物)、脱硫(去除二氧化硫)和脱硝(去除氮氧化物)。

 

 

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以下简称:中电联)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97%以上的脱硫机组使用湿法脱硫,其中石灰石-石膏法占92.9%,海水法占2.6%,氨法占1.8%;半干法的烟气循环流化床法占1.8%,其他脱硫工艺占0.9%。

 

 

 

针对外界对湿法脱硫的质疑,环境保护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刘炳江司长做了解释,首先湿法脱硫作为世界燃煤发电烟气处理的主流技术,是世界环保工程师经过40多年的研究、探索、开发、应用而最终做出的共同选择。从全世界来看,湿法脱硫所占比例约85%,日本98%、美国92%、德国90%。

 

 

那么湿法脱硫会带来硫酸盐吗?

 

 

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院长、国家环境保护大气物理模拟与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主任朱法华表示,湿法脱硫里当然有可溶盐,在湿法脱硫中形成的盐主要是硫酸钙、亚硫酸钙以及没有反应的碳酸钙。但是,这些盐和大家日常吃的盐差不多,不会汽化和升华,也就是这些盐不会自己变成气体跑出来,只能是以固体形式存在或者是溶解在水里面。如果是以固体形式,那就是可过滤颗粒物,如果是以液态存在,那就是溶解在水里面。

 

 

此外,他还提到湿法脱硫排放的湿烟气中液态水平均浓度为409.6毫克每立方米,气态水含量在100克每立方米以上,而水蒸气不溶解盐,只有液态水中才有可溶盐。又加之,上述提到的这些可溶盐在液态水中溶解度较低(微溶),所以湿法脱硫排放烟气中可溶盐不可能多。

 

 

他所在的机构针对湿法脱硫可溶盐也进行了许多研究性监测,监测结果表明石灰石-石膏湿法脱硫后,适应性排放替代的可溶盐小于一毫克每立方米,折算全国石灰石-石膏湿法脱硫排放的可溶盐也就是一万吨左右,朱法华表示这对雾霾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非电行业才是污染治理的重点
 
 
 
 

 

 

 

还是回到9月1日北京当天的重度污染,如果原因不在煤电湿法脱硫,那硫酸盐从何而来?

 

 

贺克斌提到,北京PM2.5浓度从8月29号到9月3号增长很快,但二氧化硫浓度从29号开始却一直没有变,包括天津也是相近现象。然而在这一时间段内,整个华北地区除了北京、天津外,西边大同、南边邢台二氧化硫浓度都非常高。从气团反向轨迹推,极有可能是这些地区影响了北京、天津,“从北京这个点推24小时前气团从哪儿来的,南边邢台以及西边大同是两个非常明显的来源,而且卫星和地面激光雷达给出变化的情况也是如此”,贺克斌说,污染物在三五百公里之内传输是非常正常的,不能孤立来看一个城市。

 

 

以京津冀地区为例,目前煤电二氧化硫排放强度是每平方公里0.58万吨,而这一地区工业排放强度却高达每平方公里4.9吨,民用排放强度每平方公里1.1吨。京津冀及周边7省市地区700多万吨的二氧化硫排放当中,非电和民用散煤排放高达580万,占了83%。

 

 

在贺克斌看来,目前空气污染治理的主要矛盾已发生转变,不在电力,还是工业和民用。“煤电减排为中国最近十多年来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这几种核心大气污染物实现总量下降拐点作出了历史性贡献,但接下来煤电减排的潜力已经非常有限,大头在非电工业和民用散煤”。

 

 

根据中电联发布的《中国煤电清洁发展报告》,1979~2016年,火电发电量增长17.5倍,但烟尘排放量比峰值600万吨下降了94%,二氧化硫排放量比峰值1350万吨下降了87%,氮氧化物排放量比峰值1000万吨左右下降了85%。

 

 

环境保护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刘炳江司长表示,非电行业是目前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他提到,相比煤电行业污染物持续减排,非电行业对我国污染排放贡献越来越大,中国钢铁产量占世界的50%,水泥占60%,平板玻璃占50%,电解铝占65%,且分布了40多万台量大面广的燃煤锅炉,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和农村的采暖用煤数量更是惊人。

 

 

非电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的排放量占全国四分之三以上,挥发性有机物排放量还未得到有效控制,主要来源是石化、化工、工业涂装、包装印刷等行业。我们将紧紧抓住非电行业大气污染治理这个主要矛盾,加快推进工业炉窑燃煤锅炉和散煤等污染的治理,刘炳江说。

 

 

 

版权声明 | 稿件为无所不能原创

 

欢迎关注无所不能:caixinenergy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 微信公众号

    caixin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