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OPINION

智能制造业的百家讲坛,原来法国也有话说

 2017年11月27日 10:56

智能制造业的百家讲坛,满满干货!

 

 

 

浪漫法国与“工业未来”

 

浪漫法兰西最新的国家名片——鲜肉指数全球前列,与经典甜点只差一字的总统马克龙或将于明年1月左右访华。说起法国,在你脑子里蹦出的是枫丹白露还是普罗旺斯?是海明威笔下“流动的盛宴”般的巴黎还是无数文人驻足过的塞纳河?或者街头一抹神秘的香水味?然而,浪漫柔软的法兰西,同时也是一个坚实有力的工业强国,从钢铁到汽车,从造船到建筑,法国的工业实力源于对19世纪工业革命的先知先觉。转眼200年过去,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到来之际,法国决心实现工业转型,解决能源、数字革命、和经济生活三大问题,由此提出了自己的制造业构想---工业未来。

 

 

图:7月汉堡中法首脑首次会面

 

全球产业正处于升级制造业,争夺产业高地的过程中,制造业领域的几大国都推出了各自的工业路线图。除了广为人知的美德两大家之外,其他一些国家的计划也颇具特色。

 

 

图:中、法、德、美四国工业计划

 

与德国工业从1.0到4.0一样,法国作为老牌欧洲工业强国先于2013年发布“工业新法国”计划,旨在增强包括传统强项在内的工业竞争力;而到了2015年,名字炫酷的“工业未来”计划作为“工业新法国”第二阶段的核心,将通过数字技术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

 

图:“工业未来”计划由五项内容构成

 

法国的“工业未来”计划不仅是单个国家的工业升级,更是整个欧盟数字化进程的落地之所,旨在最大限度发挥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潜力,加快欧洲经济复苏。同时,法国也与中国有了一些发展产业对接的提议,一些法国企业,如总是因为名字被误认为是德国企业的施耐德电气,就在低耗能建筑和智能交通上与中国展开接洽与合作。

 

 

图:本月上海工博会期间的施耐德电气活力十足地打出了“Digital”口号,在微信朋友圈吸引人“大胆构想”。

 

 

 

那,拥有最大市场的中国的制造业怎么走?

 

“中国先进制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陈沁

 

“制造业升级是全球普遍趋势,也是中国必由之路,但中国先进制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本月初上海的“发掘物联价值推进智能制造”闭门研讨会上,财新BBD首席经济学家陈沁博士如是说道。

 

自2015年中国电改9号文下发以来,作为耗电大户的制造业企业如冬眠苏醒,惊觉市场化的直购电将为企业省下高额的生产成本。然而外部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更显得企业内部重获新生的充分必要。淘汰与升级,是制造业走向更高效的内部解决方案。制造业升级正在全球进行,各国路线各异,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制造业体系,大而不强却是铮铮事实。

 

制造业的智能化让这个传统行业有了无限可能。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庞大的制造业体系如何与智能化结合?如何恰当,有节奏地运用先进技术?如何避免走资金和资源错配的一些老路?智能制造如何在不同规模企业中落地?如何看待机器人与人的关系?这些问题有的已经摆在眼前,有的事关长远。

 

 

 

智能制造的价值何在

 

深秋的上海,阳光明媚,10月31日,人潮汹涌的中共一大会址迎来了中央常委们。一天之后,在仅数百米开外的复兴SOHO, 财新传媒携手施耐德电气及政商产学研企等领域的20位专家开展了一场基于“中国制造2025路径探讨”的闭门研讨会。于下午举行的研讨会一开始,主持人,财新传媒资深记者王晓庆就笑言,“我们追随着昨天领导们的脚步来到这里,我们也都关心同一个重要话题,智能制造究竟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起到多大推动?”当时,距上海工博会召开也仅5天之隔。

 

“先进制造,或者说智能制造是新经济的重头戏” 陈沁

 

 

 

图:陈沁为大家介绍财新中国先进制造指数

 

陈沁博士首先从宏观角度阐述,他认为中国经济禀赋已经发生变化,传统以低技能劳动力为主的行业被高技能劳动力行业替代;中国资本回报率下降,未来起到支撑作用的经济是新经济,先进制造,或者说智能制造是新经济的重头戏,开篇的论断正是陈沁博士对此的核心观点。

 

“符合客户需求,为客户实现价值,价值和智能,应该是合则两利” 贾磊

 

 

图:贾磊在研讨会上分享自己的观点

 

智能制造的价值不言而喻,但放在中国的具体产业环境中,如何体现?上海智能制造研究院是上海临港与交通大学共同发起的智能制造平台,研讨会上,研究院工业服务中心主任贾磊认为,制造业的三个要素是效率,可靠性和成本。智能制造应该符合这三个要素,符合客户需求,为客户实现价值,价值和智能,应该是合则两利。在谈到机器人的话题时,他认为,大家都想把机器人智能化,实质应该是操作智能化,而非想象中的黑科技。人人可普及,普适性+个性化,机器人能够直接面对用户,是实践客户价值的根本出路。

 

“如果能够解决三个挑战:生产效率,能效,质量,中国制造业必将由大变强” 李凯

 

 

 

 

 

图:李凯在研讨会中分享自己对于智能制造的看法

 

 

今年携EcoStruxure平台高调亮相上海工博会的法国施耐德电气也高举着年轻的数字化旗帜,这家在中国待了30年的老牌法国企业也许最适合现身说法。研讨会上,工业事业部智能制造业务部总监李凯谈到,制造业的智能化升级可能是中国制造业弯道超车的关键。如果能够解决三个挑战:生产效率,能效,质量,中国制造业实现由大变强的目标。他还提到,透明化是智能化的前提,通过全程的透明化,可以实现制造业企业的两类核心价值:端到端智能化和生命周期智能化。20年前,施耐德提出透明工厂,谈的主要是硬件,现在再提透明工厂的概念,主要说的是软件,统一的信息化平台是未来必然趋势。物联网是加速器,使数据获取变得更容易,但数据泛滥等于无用,企业数字化体系如何搭建,如何确保将正确的信息在正确的时间送给正确的人,以做出正确的决策,这才是数字化系统的价值。从工厂生产视角来说,自动化技术是四肢,工厂市场运营能力是头脑,再加上数字化能力构建的神经中枢,三者融合才能发挥作用。在智能化升级过程中,要坚持先软后硬,运营(OT)是主导,信息化(IT)是工具;同时,企业必须先评估自身状况,再决定升级的过程,要先医后药,先诊断、后治疗,切忌盲目上马数字化项目。

 

“智能制造宛如神话般的场景,看似通过技术实现,但究其根本是一个愿景规划” 杜玉河

 

图:杜玉河在研讨会中

 

对于企业在智能化中的状态,工业4.0俱乐部秘书长杜玉河观察已久,他指出每次工业革命,竞争空间都会发生变化,结果都是高维度企业战胜低维度企业。但在智能制造的风潮中,很多企业家没有时间去思考,匆忙上阵。有的甚至只是为了拿补贴。这样的企业一般三年出问题,因为企业如果将最有竞争力的资源放在做样子上,就会失去竞争力。他特别提到,智能制造宛如神话般的场景,看似通过技术实现,但究其根本是一个愿景规划,整个企业国家社会需要去思考,是否非做不可,不做就死,那一定能做好。
 

 

 

智能制造如何落地

 

“靠自己不行,一定要借助好外部资源” 张仲杰

“我们不仅关心宏观层面,也关心企业如何实践,带来更多更好的价值” 王晓庆

 

变革终需落到实处,主持人王晓庆也谈到,我们不仅关心宏观层面,也关心微观层面——即企业中如何实践,带来更多更好的价值。华金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张仲杰特别指出,智能制造虽然是大势所趋,但一定要明白落地之道。他总结三点看法:第一、企业要智能化,不自强,一点机会都没有;第二、光靠自己不行,一定要借助好外部资源,大处着眼,小处着手,认真评估自己,做企业是要盈利,不是摆花架子;第三、先画好蓝图,明白技术战略是什么,选择好技术路线,产品路线,市场路线,组织路线,人才战略。才可以将愿景画出来,利于未来调整布局。不盲目求大,不过于求快,将相应工作做好,才有可能落地。而杜玉河也同意,借助外部力量的方式,就是构建智能制造生态,才能将复杂的东西(智能化)落地。在刚刚结束的2017上海工博会上,服务型机器人受到关注,张仲杰以此为具体例子谈到,服务机器人比较适合大规模生产,未来如果柔性比较高,接近人类智能,受欢迎度会比较高。李凯则认为,可以从窄义的智能辅助决策系统做起,我们自己定义智能化,让智能化落地,让决策做出来。

 

 

 

人与机器的良性竞争

 

“机器换人不一定是好的,有的行业没必要用机器” 陈胤杰

“应该提升中国工人人的地位,而不是让智能制造把人赶回家” 唐堂

 

“机器人换人”是智能制造领域热门话题,贾磊认为,机器人彻底换人是做不到的,未来的场景很可能是“人类与机器人共融,操作工与机器人在一起工作,完成更好的产品。”而上海海立集团装备动力部经理陈胤杰指出,不认同无人工厂的说法,有些事情还是人合适做,不能为了实现无人,把人能解决的问题给机器做,因为生产系统的首要问题还是稳定。无锡速波机器人总裁张栋则认为:人类是机器的高级阶段,目前很多弱智能还处在很原始的阶段。人作为一种高级的机器,正在生产低级的机器。机器换人不一定是好的,有的行业没必要用机器,最后还是算成本和稳定性。同济大学助理教授唐堂则认为,中国工人很勤劳,但效率确实不高,应该提升中国工人人的地位,而不是让智能制造把人赶回家。要通过培训,将原本勤奋智慧的产业工人逐步变为高素质现场工程师,和高素质的生产服务型人才,智能制造培训是个很大的市场,高校的培训研究需要大量来自企业的实践经验。

 

 

 

资本之眼另一种视角

 

「智能制造已经到了真正风口,未来不可逆转」张良森

 

智能制造的风口,资本自然不会缺席。复星集团创富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张良森在智能制造领域投资十几家企业,他明显感受智能制造已经到了真正风口,未来不可逆转。很多企业已经主动或被动地选择智能制造。背后有四大驱动力:劳动率提高;产品的一致性极大提高;柔性化,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能耗要求,特别是在重工业。总的来说,各行各业对智能制造需求非常迫切。而他认为的投资机会主要集中在五大领域:设备端、特定行业的工业自动化服务、工业信息化服务、智能制造,柔性化生产与私人定制、制造过程智能化——上下游的深度合作。在智能制造投资机会上,投资人们有着精准而务实的判断。而他们在宏观层面上也有自己的见解。

 

 

 

圆桌上的智能之辩

 

在最后的圆桌讨论环节开始前,有一个小细节——主办方刻意将专家们的座位统一调整为面向圆心的坐法。主持人王晓庆特别提到,政府、投资界、企业届的朋友,都应该都从各自的角度发表真知灼见。

 

 

 

图:圆桌会议上大家各抒己见

 

陈胤杰谈到,在智能化的路上,作为家电制造企业,海力尝试过不少,但未能找到做交钥匙工程的供应商,在这个过程中,20~30%的项目会变成烂尾工程。做自动化改造,主导力量一定是企业自己。比如一个新工厂建设,要考虑用户视角,管理者视角,作业者维度,这样对各方面都有提升,而不是盲目的动作。往上追溯,对供应商的要求也在变化,甚至要回溯到设计源头。李凯认同这一观点,他认为企业观念意识必须接受,因为这个观念太新,设计部门要在制造中有发言权,体制不改是不行的。浦东计算机协会理事唐兰明认为,智能化制造最终目的是让客户满意,提供价值。而资本的作用也远不止提供资金这么简单,像张良森就认为,资本市场永远是最敏锐的,能够充分发掘智能制造价值。

 

机遇与改变共存,挑战也不可回避,另一家处在智能制造上游的设备提供商,无锡速波机器总裁张栋就提到,机械化到智能化的速度不可预测,有很多随机事件,中国在这个领域会有很大的瓶颈就是专利,但他也认为有风口总比没风口好。中国制造业的升级任重道远,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有共同愿景的参与者,合则多赢。杜玉河就重点提到,要找到靠谱的企业都参与进来,形成生态。

 

 

 

智能制造在中国找到落地之路

 

“全世界的创新梦想都可以在中国找到落地之路” 王煜全

 

巧合的是,上周刚落下帷幕的“2017能者说”峰会上请来了定居海外的投资圈红人,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在畅谈“未来能源投资趋势”的演讲中,他也提到了中国制造业有两大优势——即产业积蓄能力和创新对接能力,而这两种能力是全世界都需要的。他特别提到,全世界的创新梦想都可以在中国找到落地之路。我们认为,智能制造可能也不例外。

 

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产业格局中位置重要,同时自身又亟需升级,这不仅关乎中国,更对全球的产业格局有影响。

 

 

版权声明 | 稿件为无所不能原创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 微信公众号

    caixin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