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NEWS

清洁能源转型,如何避免3.3万亿煤电资产搁浅?

 2017年12月05日 14:57

最近,在德国波恩举行的国际气候峰会上,包括英国、荷兰、意大利、法国、加拿大、芬兰和墨西哥在内的27个国家作出新承诺,要在2030年前完全淘汰煤电。

 

【无所不能 文丨奥利弗·萨特】最近,在德国波恩举行的国际气候峰会上,包括英国、荷兰、意大利、法国、加拿大、芬兰和墨西哥在内的27个国家作出新承诺,要在2030年前完全淘汰煤电。然而,上述国家仅占全球动力煤消费总量的3%,全球还需采取更多行动。

 

2030 和 煤电 Say Goodbye

 

中国政府最近也宣布了一系列限制煤炭的措施。根据中国在巴黎协定下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到2030年,中国要将非化石燃料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中国电力行业“十三五”规划也将煤电产能规模严控在11亿千瓦以内。中国还出台了多项措施,收紧煤电新增投资。

 

但从长期来看,为确保全球升温不超过2摄氏度,中国还必须减少煤炭消费,侧重发展清洁能源。现在的问题是:在何种条件下,才能实现从煤电向清洁能源发电转型?尤其值得思考的是,各国如何确保在减少煤炭消耗的同时,避免煤电行业产生搁浅资产?

 

 
 
最近,我与他人合著了一份研究报告,力求解答上述问题。我们收集了中国2005年以来建造的每座煤电站的数据,包括历史利润率、产能等,以此计算煤电站过去的净收入,再将之与投资成本数据相结合,根据电力市场情况的替代假设,预测煤电站的未来收入。该研究考虑了三种不同气候政策情景的影响,计算了不同情景下煤电站的投资回报和搁浅资产规模
 
 

 

这项分析研究得出的一项结论触目惊心:中国煤电站已经面临极高的资产搁浅风险。国家自主贡献型情景(基于当前政策背景)显示,2005年以来,中国煤电站累计投资总额为3.3万亿元人民币,而煤电站的净现值很可能已经转为负值,为-920亿元人民币。其中原因是,近期出现新增产能投资泡沫、电力需求速度增长放缓、煤电须为其他低碳发电让路,从而造成煤电站的利用小时数不断下降。今后,随着市场自由化的推进和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建立,煤电站的利润率还可能进一步降低。

 

不过,按照管理规范的2摄氏度情景(要求煤电站在运营30年之后关闭)显示,提高煤电的应对气候水平,实际有助于电力行业投资者降低资产搁浅风险。除了全面叫停所有新建和在建煤电站,还应要求所有煤电站在运营30年后退出,这将使煤电站的净现值从-920亿元人民币提高至-130亿元人民币。原因是淘汰已获得投资回报的老旧电站,有利于提高市场存留的后建电站的产能。

 

我们的研究表明,即使在最糟糕的情景下,宏观经济风险对整个金融行业仅会造成微弱影响。例如,在管理规范的2摄氏度情景下,受煤电行业搁浅资产影响的银行业总净现值为2180亿元人民币。中国银行业安排了审慎的贷款损失准备金,规模约为2.44万亿元人民币。除非电力行业出现大规模违约和投资减值,否则电力行业资产不会造成系统性金融问题。

 

为管理煤电行业的资产搁浅风险,我们在研究报告中重点提出了可供政府选择的几个方案。

 

 

 

其一,落实中央政府已经宣布的政策,冻结所有新建煤电项目,包括已经开工在建项目。该措施可有效遏制风险。

 

其二,政府可帮助后建煤电站提高运营灵活性,鼓励其平衡传统发电和不断增加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从而获得收益。该措施可帮助煤电站更快地获得部分投资回报。

 

其三,对运营时间超过30年的老旧电站实施规范淘汰。中国许多煤电站由国有企业负责运营,这种独特的所有制结构为实施该战略提供了潜在机遇。在适当的激励措施下,煤电站可降低资本成本,从而接受经济生命周期的缩短。

 

总之,中国煤电行业的投资者与欧洲、印度、美国等各地的同行面临着同样难题:不仅要规范管理低碳新技术的引进,还要规范管理煤电等高碳技术的淘汰。

 

奥利弗·萨特(Oliver Sartor, oliver.sartor@iddri.org )现担任可持续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所(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DDRI,www.iddri.og) 研究员。

 

 

 

版权声明 | 稿件为无所不能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 微信公众号

    caixinenergy